A_ke就是阿壳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番茄番茄番茄!!茄子茄子茄子!!总之是那种煮出来软塌塌的东西我就非常抵抗!!!!

【獒龙】模样


#有原创人物注意
#有BUG和OOC请见谅
#吃大刀不如嗑獒龙
#有感而发 即兴短打




张攸攸做了一个梦,她梦见有一天马龙结婚的请帖送到了她的手里,一共有两份,一份是给她的,一份是给张继科的,张继科的那份,里面还有一个写着伴郎的领结。

请帖是大红色的,上面用金色的油墨写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囍字,下面则是微笑着互相亲吻的两个小人,一男一女,头顶上还有一句新婚快乐和映衬在身旁的两颗爱心。

这幅画是特地找人给画的,所以张攸攸认得出来,白嫩的那个小哥就是马龙,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还在领口扎上了一朵白色的玫瑰,还在旁边给他加了一个乒乓球拍,画出来显得既可爱又俏皮,而新娘穿着一席白色的长裙婚纱,头发上也有一朵白色的玫瑰,脸被垂下来的头纱遮住了,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样子,可还是能看见若隐若现的微笑,他们牵着手,手里紧握着一束玫瑰花。

洋洋洒洒的,看起来可幸福,可漂亮了。

马龙以前就说过,等到结婚的时候,把大家都叫上,然后把伴郎的位置一定给张继科和许昕他们留着,许昕很快就答应了下来,还说等他和姚彦结婚了也让张继科和马龙来当伴郎,而张继科也没有说什么,就是笑笑着揽上了马龙的肩,像是在开玩笑的说,马龙,你结婚的时候你一定当心点我去闹婚啊。

许昕凑上来说了句,狗子,你是不是还想抢新娘啊,找死啊。

对啊,张继科朝他挑眉,就是不知道马龙愿不愿意了。

马龙笑的弯下了腰,继科儿,新娘你可不能抢,抢了我跟谁结婚啊。

我不抢了,我跟你结成吗?这是张继科狠狠咽回肚子里,死都绝不会问出来的一句话。

还有另外的一句就是给马龙的表白。

张攸攸知道张继科打乒乓球最大的愿望,就是拼了命也得拿到该拿到的东西,例如大满贯或是双满贯,但是这个愿望还有一个小小的附加的条件,就是得和马龙一起。

就算他们不能成为恋人,至少要成为最靠近彼此的人。

刘国梁说过,他们是彼此的镜子。

马龙说过,张继科是最好的队友也是最好的对手。

别人说过,他们是一个时代。

她没勇气去翻开看看上面张继科和马龙的名字隔的有多远,可能只是隔着一个新娘子的名字,也可能是离新郎名字最下边的地方。张攸攸觉得,她没了勇气把这份请帖交到张继科的手里。

但是很碰巧的事情是,张继科现在正好在外地参加活动,而他登飞机回来的那一天正好就是马龙婚礼的那一天。

老天爷这也算是,间接成全有缘人吧。张攸攸想着,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可味道却有点苦涩。

他爱着马龙的这个事实,只有张攸攸和他自己知道,是在一个晚上张继科醉酒后神志不清的时候说出来的。

当时张继科回到家就跟她说了,说马龙交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两人的感情可好了,张攸攸不知道是该替张继科笑还是替他哭,最后还是决定跟张继科出了门,到了家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里点了些素菜和一打的啤酒在那里坐了一个晚上。

张攸攸认命的把小菜给吃完,张继科则拿起啤酒一瓶一瓶的灌自己。

攸攸,马龙人这么好,有个和他一样好的人照顾她,这样挺好的。

我真喜欢马龙,但是想到他还不知道这个事实,我们还能做朋友,我就挺高兴的。

这个秘密我自己守着就行了,他高高兴兴的去爱想爱的人,多好啊。

张攸攸没有惊讶,她早就知道,张继科爱惨了马龙,所以他才不会拦着张继科,好让他喝个痛快,然后把肚子里的话也吐个干净。

两人坐了好一会,才结账顺着门口的小路一直往下走。

张继科还拉着她去附近的杂货铺买了一百块钱的彩票,两个人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从张攸攸兜里拿着两块小硬币不断的往彩票上刮。

哥,咱俩不会一块钱都不中吧。张攸攸又把一张写着谢谢惠顾的彩票丢在了地上。

别瞎说,我和马龙都中过十块钱呢。张继科往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继续刮彩票。

我自己还中过50的呢,你那10块钱算啥。张攸攸摸着脑门说道。

对啊,可是那是和马龙一起的啊。张继科看着手里刚刚刮中的15块钱的彩票发呆,最后把它塞进了张攸攸的手里,说,瞧,中了,给你拿去买些好吃的吧。

那你和龙哥中的那十块钱拿去干什么了?张攸攸握紧了那种彩票,问道。

忘了,我把它给马龙了,他当时还傻乎乎的笑的可开心了。张继科把刮好的彩票推在一旁,锲而不舍的拿着硬币继续往彩票验奖的地方刮,灰色的碎屑蹭在了他的手指上。

张攸攸突然想起了张继科抽屉里整理好放在角落的那一堆彩票,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用彩票兑奖买了两罐啤酒。

你想喝死我啊,酒精中毒啊。张继科看着张攸攸手里拿着的两罐青岛啤酒,本来就有些醉意的他感觉意识更迷糊了。

张攸攸特地找店家拿了两瓶没冷藏过的,把一罐打开,一罐放进了张继科的手里,调侃几句,肯定喝不死你,哥,我陪你一起喝吧。

看我这样难过啊,不就是失恋嘛,三年我都这么过来了,还用得着你陪。张继科接过啤酒,总觉得这瓶啤酒罐上有那么一点张攸攸手心的余温,笑了一下,打开喝了一大口。

但是这瓶真TM苦,比之前喝过的都哭,苦的眼泪都出来了。

就连他都没发觉,原来喜欢马龙都已经喜欢了这么久了。

张攸攸也喝了一大口,喉咙里刺鼻的气味折磨着她让她忍不住咳嗽,哥,你刚刚都是怎么喝下去的,真苦。

因为我比这瓶啤酒还苦,喝起来就没什么味道。张继科笑出声,把张攸攸手里的啤酒罐拿了过来,骂了她一声,小姑娘跟着我乱喝什么,被发现了爸妈还要教训我一顿。

张攸攸还是抢了回来,然后呛了回去,我都已经成年了,怎么不能喝。

喝醉了还不是我背回去。张继科皱了下眉,你怎么跟马龙一个样。

我能喝着呢,用不着你背。张攸攸朝张继科吐了下舌头,然后仰头又喝了一口,别老提龙哥了,哥你给我聊聊别人吧。

可张攸攸发现,他们无论聊到谁,张继科最后总会提到马龙的名字。

就好像他从来都没离开过一样,又或许是张继科根本就不想他离开。

张攸攸还听张继科说过,就算他真的不会和马龙以爱人的身份走上红毯,也一定要看着他跟他爱的人走上去。

张攸攸笑他,说你这叫自找没趣,看着喜欢的人牵着别人的手走红毯,你就不心痛吗。

张继科说痛啊,可我更愿意忍着痛看着他走到离我越来越远的地方,走到我永远都不会和他一起走到的地方。

这算是另一种圆满吗?张攸攸忍不住问,这算是张继科的执念吗。

不算,对我来说不算,可对他来说圆满了,我算不算也没什么了,张继科红着眼睛说完这句话。

她记得那个晚上,他们靠在海边的栏杆上吹风,张继科含着泪,说无论如何都会祝福马龙。

哥,你会舍不得吗?张攸攸问他。

张继科答的很果断,说会。

那你为什么非得去啊?

算是给自己个交待吧,告诉自己应该放下了。

张攸攸盯着手里的喜帖出神,最后还是决定给张继科打个电话。

张继科接的很快,问她怎么了。

哥,龙哥他要结婚了。

哦,什么时候?

张继科回答的很平淡,但张攸攸却红了眼睛。

喜帖刚送过来,就在后天,早上10点。

那我把航班提前到明天吧,早点回去。

好,你注意点。

行,挂了。

这通宣布喜讯的电话还没到一分钟就被挂断了,短短的几十秒,却足以让一个人的心碎的干干净净。

张攸攸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点缓不过神,把喜帖放回了桌子上,用一张报纸把它盖住,至少这样会好受点。

竹马成双,并肩称王。张攸攸想起了这句话,也想起了张继科当时看见这句话的反应,笑起来显得很满足。

竹马成双,并肩称王,说我俩成双呢。张继科凑近了马龙的身旁,看见那个人笑弯了眼睛。

什么?马龙朝他眨了眨眼睛。

因为我俩都成大满贯了吧。

是吗,挺好的啊。

后来张继科回了家,又给张攸攸说了一次,但笑起来却不像上次的一样完满。

知道啦,你俩成双呢。

又不是真成双。张继科眼里掩饰不住的落寞,我只能看见他和别人成双的模样。

你看着他与心爱的人十指相扣,许下绝不后悔的誓言,为她带上戒指,然后亲吻,你站在他的身旁,为了送上祝福的掌上,这同样也是最好的结局。

然后,张攸攸就从梦里给吓醒了,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好一会,才被张继科叫起来吃了早餐。

再然后,她把这个梦告诉了张继科,他摸着脖子笑笑着说,马龙这么好的人,有个和他一样好的人照顾他挺好的。

许昕当时也正好在张继科家里做客,听见张继科说了这句话,语重心长的拍了下他的肩膀,狗子,要点脸,我知道你想说那个人是你。

张继科还特别强调的说了句本来就是,我俩可是双子星。

对啊,你梦里也是这么说的。

可惜在梦里并没有成真,因为梦里的马龙全当他在开玩笑,只有张继科一个人当真了。

张攸攸说完,就看见张继科接了马龙打来的电话,又笑笑的和他聊了起来,一下子就把自己刚刚给他讲的故事给忘干净了。

什么嘛,算我白操心咯。张攸攸暗自说道,利落的给张继科翻了一个白眼。

龙,攸攸她刚说梦见了你结婚的模样。

能怎么样,就是你结婚的模样啊,穿个西装打个领结,你结婚什么模样你自己不知道啊。

也是,你还没结婚呢。

没事,你以后结婚就看见了,你不记得我帮你记得。

我们的婚礼,我的新娘子长什么样我怎么能不记住。

成,你是新郎,我才是新娘。

张继科高兴的连青岛口音都冒出来了,说的一句话听到别别扭扭的,听得他说话的马龙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也跟着笑了出来。

秀,秀个屁恩爱啊。张攸攸又给他翻了一个白眼。

是当,当我们瞎啊。许昕也跟着给他翻了个白眼。

大昕哥,你平时都怎么受着他们的。张攸攸跟许昕站到了统一战线上,赶忙讨教该怎么对付辣眼睛情侣的方法。

我已经学会自动屏蔽他们了。许昕表示痛并快乐着,谁让自家姚公主举着獒龙不倒的大旗是獒龙呢,自己得随时汇报情况,乐的时候才会给自己的脸上加点唇印。

得,结果是没有什么卵用。

张攸攸低声叹了口气,看着张继科眼中满载的温柔,还有低声细语的音调,觉得这样才像个遥远又不可及的梦,但是转眼一想,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这幅模样。

谁都不清楚的模样,只有他们才明白的模样。

翻微博的时候找到的,当时萌的一塌糊涂,然后就保存了下来,现在看也还是好可爱(ฅ>ω<*ฅ)

这是五一放假去英州的椰田古寨的时候随手拍下来的,现在看看还是很喜欢,人生多处且逢忧,愁苦从不落眉头。